<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景驰“兄弟”缠斗不止:无人驾驶行业陷侵权“魔咒”
      2019-04-12 13:55 作者:杨清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进入2019年,无人驾驶行业的专利纠纷集中爆发。

      4月10日晚间,无人驾驶企业?#20804;?#34892;宣布,将在中国对文远知行提起关于知识产权侵权的反诉,要求进行相关源代码比对,以证明?#20804;?#34892;不存在对文远知行的商业机密的侵权行为。

      这是继4月4日“文远知行告?#20804;?#34892;商业侵权”传闻后,该事件的最新进展。此前,文远知行在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起诉?#20804;?#34892;、?#20804;?#34892;美国公司及其?#24067;?#21103;总裁黄坤侵犯自身商业秘密。如今,这对均诞生于景驰科技的“兄弟”企业,陷入“阋于墙”的窘境。

      需要注意的是,?#20804;?#34892;与文远知行的纠纷,仅是今年曝出的多起无人驾驶知识产权纠纷中的一例。此前,包括百度公司与无人驾驶初创公司景驰科技、星行科技RoadStar.ai内部、小鹏汽车与特斯拉、苹果公司之间均有专利纠纷,且集中爆发于近两年。

      之所以无人驾驶行业专利纠纷开始暴涨,源于它是一个绝对的知识密集型产业。“从全球来看,这个行业在过去的时间里投入大量人、财、物的企业和人才相对较少。?#21271;?#20140;也迪律师事务所执?#20804;?#20219;吴镇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同一水平的技术雷同性、人才短缺性、技术?#40644;?#33021;力等方面,都导致了该行业目前纠纷增多。”

      兄弟阋于墙

      文远知行与?#20804;?#34892;均与无人驾驶初创企业景驰科技相关,可谓是“兄弟”。

      2018年10月11日,?#20804;?#34892;获得数亿元天使融资,多位业内人士称,该公司背后的实控人为原景驰科技CEO王劲。10月31日,景驰科技宣布更名为文远知行,并获?#32654;?#35834;日产三菱联盟AllianceRNM领投的A轮融资。

      这两家企业的不和,早在彼时?#38411;?#21021;现苗头。?#20804;?#34892;在曝出融资消息的当日,也公布了业务?#36739;潁?#21253;括组建AI研究院、设立无人驾驶出行公司和组建60亿元的产业基金,与文远知行前身景驰科技的思路如出一辙。换言之,?#20804;?#34892;一出世,就在与文远知行打贴身肉搏战。

      然而最近,这两个“兄弟”之间,火药味不降反增,甚至达到你方作罢?#19994;?#22330;的地步。

      文远知行此前起诉?#20804;?#34892;方面侵犯自身商业秘密。根据起诉书指控,黄坤为文远知行美国公司的前?#24067;?#36127;责人,后加入?#20804;?#34892;,并在离职前?#30331;?#20102;包括文远知行软件源代码等在内的大量商业秘密,用于?#20804;?#34892;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并最终发布。

      一周之前,该侵权诉讼有了阶段性消息:文远知行于今年3月22日获得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颁布的诉中临时禁令,禁令即日执行。根据该临时禁令,?#20804;?#34892;和黄坤将不得继续使用文远知行的商业秘密,需?#25442;?#21547;有文远知行商业秘密的所有资料和软件源代码,并指出其他获得商业秘密的人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部分禁令资料显示,法院认为文远知行可能胜诉,而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文远知行将遭受损害,因此批准了临时禁令并加速取证。

      “法院颁布禁令,证明法院认为文远知行在这个案件上,胜诉机会很大,才颁发禁令保护企业利益在诉讼过程中造成的损失最少。”一位文远知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也?#20804;?#35782;产权相关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禁令并非最终判决结果。换言之,一切还没有定论。

      ?#20804;?#34892;的反击来得很快。4月10日晚间,?#20804;?#34892;宣布在中国反诉文远知行,要求以进行相关源代码比对的方式,还自己一个清白。

      专利侵权“魔咒”

      ?#20804;?#34892;与文远知行的互诉,尚未盖棺定论。不过可以发现的是,?#22836;路?#34987;施了魔咒一般,无人驾驶行业的专利纠纷正接二连三地涌现。

      今年3月底,星行科技RoadStar.ai进入清盘状态,并成为业内首?#19994;?#19979;的无人驾驶企业。回溯RoadStar.ai陨落全程,导火索正是今年1月的公告,控诉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等行为——同样与知识产权纠纷相关。

      同月,有消息称,特斯拉对小鹏汽车现员工曹光植(GuangzhiCao音译)提起诉讼,控诉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自动驾驶平台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并提供给现任公司小鹏汽车使用。这也是自苹果之后,小鹏汽车再次收到的专利控诉。

      更早之前,2017年底,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构成“中国无人驾驶第一案”。尽管次年3月,两家公司达成和解,但王劲也离开了景驰,继而曝出景驰改名文远知行、与?#20804;?#34892;“缠斗”的一幕。

      在吴镇华看来,密集的无人车专利案件有多重原因。“竞争激?#19994;?#26102;代中,人才恰恰成为了核心竞争力,因此带来的人才的竞争到知识产权的竞争和纠纷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吴镇华指出,“人才的竞争带来技术的同一性,必?#25442;?#26377;技术交叉或模仿,甚至也有个别人或企业有剽窃技术的嫌疑。”

      在他看来,企业在引入高端人才的同时,也需要注意人才利用的国?#20351;?#21017;,同时彼此需要更加注重知识产权保护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引进高端人才资源来缩短与先进企业的距离固然是件好事,但无论保护人才还是保护公司的商业秘密,都需要掌握一定的度。”吴镇华直言道,“否则不但公司的业绩和产品得不到提升,到头来人才也留不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