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全球经贸体系重构下的WTO改革与中国角色
      2019-04-02 14:08 作者:吕越 田琳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以世贸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是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基石,为推动经济增长、全球贸易和可?#20013;?#21457;展作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然而,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面临深刻调整,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日渐抬头,导致多边贸易体制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一背景下,美日以及欧?#35828;?#21457;达国家和地区基于自身的利益诉求提出不同的WTO改革措施,甚至出现了掣肘多边贸易体制正常运转的极端情况。作为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决拥护者,中国对美日欧提出的WTO改革及时发声,就WTO改革提出了自己的主张,这不仅关乎中国未来在全球经贸往来中的切身利益,更是中国在全球经贸体系重构中角色转换——从追随者到引领者的关键阶段。

      一、美日欧首提WTO改革

      从2017年7月至今,美日欧三方发起了四次WTO改革的联合声明。2017年7月,美国代表在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上对中国模式进行指责,直言美国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他表示WTO必须注意自己的体制性问题,且应在第11届部长级会议上启动对WTO的系统性改革谈判。2017年12月12日,美欧日三方部长级贸易官员在阿根廷WTO部长级会议期间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在产能过剩以及相关的产业补贴、国有企业、技术转让等问题方面加强合作。2018年3月,美欧日三方再次在布鲁塞尔发表类似声明。2018年5月31日,美欧日三方在巴黎又发表联合声明,部长们重申并强调他们将坚决致力于推动未来与WTO谈判相关的?#33268;郟?#23545;强化产业补贴规则、技术转让政策、市场导向经济的条件要点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原则性共识,同时表示将在2018年底前完成内部准备步骤,随后发起贸易谈判。2018年9月25日,美欧日三方在纽约发表第四次联合声明,表示已经就相关议题的内部协调取得一定进展。此后,2018年11月12日,美欧日三方在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上提交了关于增强透明度和通报义务的提案。三?#35282;?#35843;了透明度和通报要求是许多WTO协定和WTO体制正常运作的基本要素,也是各成员的基本义务,提出WTO成员应在货物贸易理事会职权?#27573;?#20869;根据各WTO协议提供完整并及时的通报。

      历次美欧日三方声明的重点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呼吁深化和加快有关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可能的新规则的?#33268;郟?#20108;是针对强制性技术转让,强调任何国家都不应要求或迫使外国公司向国内公司转让技术,包括通过使用?#29486;?#35201;求、外国股权限制、行政审查和许可程序或其他方式;三是对于非市场导向条件,应着力解决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所导致的严重产能过剩、创造不公平的竞争条件、阻碍创新技术的开发和使用、破坏国际贸易的正常运作等问题;四是就WTO改革的必要?#28304;?#25104;共识,决定共同发起一项透明度与通报建议;五是关于数字贸易与电?#30001;?#21153;、外国投资审查机制、出口信贷等其他议题。

      二、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必要性

      当前,全球贸易正处于发展与变革并存的时期,WTO面临着严峻的外部环境挑战。首先是全球贸易治理结构的深刻变化,一方面国际经济力量对比的深刻演变带来了WTO的权力结构变化,另一方面产业布局的不?#31995;?#25972;使得国际贸易领域不断出?#20013;?#38382;题,而现有治理机制不能?#35270;?#19990;界经济新变化。其?#21361;?#21306;域经济一体化的兴起使WTO面临强大的外围挑战,在WTO框架外兴起的CPTPP、TTIP等巨型区域贸易安排大有取代WTO成为新一代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制定者之势。最后,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使全球贸易环境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诸如美国阻碍WTO新上诉机构成员遴选、援引“232条款”和“301条款”采取贸易限制措施,以及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等,这些问题若不及时解决,都将影响WTO的正常运行,削弱WTO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

      然而,WTO这一全球贸易治理的首要机制改革的深层次原因,也与其自身存在的制度性问题有关。即现有治理机制和规则框架难以有效协调和平衡各成员间的关系,也难以?#35270;?#24403;前世界贸易格局乃至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WTO的制度性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因“协商一致”原则的?#35270;?#24615;不足和谈?#34892;?#29575;与决策公平间的矛盾加剧使得多边谈判功能停滞不前,多哈回合谈判进展甚微;二是争端解决机制存在缺陷,包括解决程序存在缺陷、实质性内容缺失、报复机制作用难以发挥;三是监督约束机制效力有限,透明度与通报问题突出,以至于背离WTO原则的形式长期存在。

      三、国际上对WTO改革的主要?#33268;?/strong>

      当前,美国并没有提出WTO系统的改革方案,而是通过各?#26234;?#36947;如美欧日联合声明表达自身诉求,美国在WTO总理事会上提出的加强贸易政策透明?#21462;?#25913;革争端解决机制、改革“协商一致”与“一揽?#26377;?#23450;”、推进贸易与发展监督机制四个观点,表明了其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态度和期望。

      欧洲理事会于2018年6月28日至29日授权欧盟委员会推进WTO现代化,旨在使WTO?#35270;?#19990;界的发展变化,增强WTO的有效性。2018年7月5日,欧盟小?#27573;?#21457;布工作文件,提出了欧盟委员会关于改革WTO的建议。与此同时,德国?#27492;?#26031;曼基金会发布了重振世贸组织的智库报告。欧盟委员会于2018年9月18?#23637;?#24067;了关于WTO改革提案的概念性文件。文件提出WTO实现现代化的建议,涵盖规则制定与发展问题、日常工作和透明度以及争端解决机制三方面内容。

      加拿大于2018年8月30日形成了一个题为《加强与现代化WTO》的?#33268;?#25991;件,从提高WTO监督职能的效率和有效性、维护和加强争端解决机制、21世纪贸易规则的现代化三个方面阐述了其对WTO改革的建议。

      欧盟和加拿大针对WTO改革的主要方向是一致的:一是在现代化贸易规则制定方面,都强调对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可?#20013;?#21457;展、国际投资和规则等全球化社会问题的关注,通过建立新规则解决这一系列问题;二是在日常工作和透明度上,要求改善国内措施的通报和透明度,精简机构,提高审议的能力和机会;三是在争端解决机制上,都提出了优化裁判流程、提高程序有效性、明确上诉机构职权等方面的建议。

      四、中国对WTO改革的立场

      当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大国,中国占全球货物贸易出口额比重从2001年的4.3%上升至2017年的12.8%,占全球货物贸易进口额的比重则从3.8%提升至10.2%。作为全球经贸治理体系中的重要成?#20445;?#38754;临当前发达国家率先发起的WTO改革,中国也适时发出自己的声音。2018年11月23日,商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立场文件》,并针对WTO改革提出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三个基本原则包括:第一,世贸组织改革应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非歧视和开放是世贸组织最重要的核心价值;第二,世贸组织应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第三,世贸组织改革应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规则应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五点主张包括:第一,世贸组织改革应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主渠道地位;第二,世贸组织改革应优先处理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问题;第三,世贸组织改革应解决贸易规则的公平问题并回应时代需要;第四,世贸组织改革应保证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第五,世贸组织改革应尊重成员各自的发展模式。

      面对不同国家(地区)提出的WTO改革方案和关切,中国将有针对性地予以回应。对于美日欧加等国家和地区提出的对WTO机制的改革方案,中国积极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以增强其权威性和有效性,建设开?#21028;?#19990;界经济。对于在欧盟与加拿大的WTO改革提案中提到的维护和加强争端解决机制,中国将与其协力打破上诉机构遴选僵局,回应美国对上诉机构的程序性关注以及对上诉机构“越权”制定规则的关注,寻求对争端解决机制改革的方案。对于美欧日加提到的改善透明度与通报义务执行,中国支持加强透明度和通报义务,在后续工作中可与其他WTO成员就改善WTO日常运作机制的具体举措进行?#33268;邸?#23545;于欧盟和加拿大提到的谈判方式的灵活性,中国支持在可能的领域继续推进全面多边谈判,在无法获得多边协商一致的领域支持和推进开放式或封闭式诸边谈判。对于美欧日加提到的就产业补贴、技术转让、国有企业等问题展开谈判,中国可以在尊重各自立场的前提下开展不同形式的对话,厘清问题的实质和根?#30784;?/p>

      当前世界经济低迷,逆全球化思潮抬头,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然而,逆全球化也为中国提供了新全球化“引领者”和“塑造者”的重大历史机遇。因此,在WTO改革这一关键议题上及时发出中国声音,表明中国立场,是中国为“新全球化”提供中国方案的重要探索,也是增强中国在全球治理中话语权的重要机遇。

      作者单位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

      (编辑?#26680;?#23478;佳 校对:?#31449;?#23425;)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22270;?#20540;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