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北大教授陈玉宇:未来25年将陆续有4亿人进入劳动力市场
      2019-02-27 19:15 作者:裴昱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中国未来25年将陆续有4亿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其中有近2.5亿人具有很高的知识?#26102;荊?#36825;是推动未来经济进步的重要要素。?#21271;本?#22823;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在“北大光华两会前经济形势和政策展望分析会”上表示。

      在金融危机后,中国乃至全球都带有一定悲观情绪,感受到各种挑战,例如贸易保护主义、全球不平衡、国内产?#21040;?#26500;调整的阵痛、全要素生产率?#38470;?#31561;。

      未来30~50年我国仍将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陈玉宇从四个方面分析了战略机遇期的特点。第一,国际增长格局仍富有活力,亚洲和新兴市场国家将是主角,有利于中国崛起。第二,?#38469;?#36827;步(比如数字经济)和效率是最核心的增长推动力,中国势头良好,长期潜力巨大。第三,人力?#26102;?#26159;重要的发展因素,既有利于效率也有助于平等,未来30年中国是人力?#26102;?#22823;国和强国。第四,政府和社会消费是增长的拉动力量,也是创造平等美好社会生活的力量。

      “综合各方面研究,我们研判,未来50年,世界经济每年的增长速度为3%,其中发达国家(OECD国家)是2%左右,非发达国家将从过去10年的6%~7%逐渐降低到2030年的4%~5%,再到2050年的3%。此外,新兴市场国家将快速增长,其中,中国和印度经济总量加起来将超越OECD国家。”陈玉宇说。

      未来靠大规模投资是不可能的,有两个原因。一是,对中国而言,?#26102;?#24635;量跟我们的发展水平已经?#35782;齲?#29978;至很多地区基础设施投资有一定的超前,世界范围内发达国家更是如此。还有固定资产投资巨大需求的可能是菲律宾?#22836;?#27954;的一些国家,在中国是没有这个需求的。二是,投?#23454;?#38656;求来自于?#38469;?#36827;步。当炼钢业?#38469;?#31361;破,汽车业?#38469;?#31361;破,就会建钢铁厂、汽车厂,现在的?#38469;?#31361;破是某个算法突破了,在匹配质量效率方面提升了,不需要投资,只需要雇一些研发团队在小屋里就把这个事干了,投?#24066;?#27714;没有想象大。因此,推动未来经济进步的要素就剩人的要素,人力?#26102;?#30340;要素。

      陈玉宇告诉记者,所谓人力?#26102;局?#20154;身上对生产效率有重大作用的技能和知识。他认为,中国未来25年将陆续有4亿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其中2.5亿人上大学,比例很高。这是中国老龄化到来之前唯一的发展窗口期,如果把这4亿人口浪费了,没有配置到发挥作用的地方,没有发掘出劳动潜力,中国将面临很大挑战。

      “中国面临一个重要挑战,中国已经成为收入分配不平等极其严重的国家,要改进这一状态,一个是刚才讲的4亿人力?#26102;荊?#21478;一个是进入社会消费时代。”陈玉宇指出,随着人均收入上升,大家对消费,对吃得更好、穿得更好已经淡化了,我们用专业术语是需求收入弹性小于1,对精神产品,如旅游、健康、体育、娱乐、文化的需求更多,这是需求侧来讲的产?#21040;?#26500;。从这个变化来看,未来政府可能需要花些钱,但不直接提供公共服务。

      此外,陈玉宇还谈到?#35828;?#21069;短期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是长期问题没有解决好的?#20174;场?#20174;资金需求方来看,过去10年中国的全要素生产?#26102;?#21069;30年?#38470;?#20102;2个点,直接的?#20174;?#23601;是企业?#26102;?#22238;报?#23454;停?#23548;致人们的投?#24066;?#27714;变弱。从资金供给方来看,中国的利率不低,因为中国缺乏健康的投?#24066;?#27714;,要警惕低质量的投?#24066;?#27714;。

      陈玉宇提到,中国现在有三块质量低的投?#24066;?#27714;。第一块是房地产,这是三块中最健康的。第二块是中字头的国企。金融机构倾向于给国企借钱,但国企没有那么高回报?#23454;?#25237;资机会。国企靠规模扩大像滚雪球一样,借新债还旧债感觉能运转下去。但如果把这个浪费了,10年后还不起债了怎?#31383;歟?#38656;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三块是地方政府超前的福利主义的投资。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

        <ins id="c50af"></ins>

        <dfn id="c50af"><object id="c50af"></object></dfn>

        1. <u id="c50af"></u>
          <bdo id="c50af"><object id="c50af"><li id="c50af"></li></object></bdo>

          <bdo id="c50af"></bdo>
          <ins id="c50af"><pre id="c50af"><center id="c50af"></center></pre></ins>
        2. <cite id="c50af"></cite>